奋达科技网

奋达科技网

B站跌倒,快手扑街,这届互联网公司不行了?

?

作者/星空下的锅包肉

编辑/菠菜的星空

排版/星空下的小鱼?

?

2月5日,短视频第一股快手科技(01024.HK)登陆港交所。首日涨幅160%,市值第一天就突破了万亿大关。然而这份辉煌只维持了11天,股价自2月16日触顶后,一路下行。

现在快手市值已经不到3000亿港元,相较于高点,蒸发了1.36万亿港元!半个茅台(600519)就这么没了。

跌跌不休的原因也很简单,赔钱。

难以想象,2020年,快手赔了1166亿!不过这个亏损还有调整空间。其中有1000多亿是由于“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”导致的。

这项指标,简单理解就是以前快手没钱的时候,发了一些优先股融资,并且承诺未来可以低价转股。假如每股成本10块,而现在快手股价70,那这差额60就是要计的损失。

所以公司股价越高,损失越大。但这其实跟经营也没什么关系,而且也不算是真实发生的损失。经过调整后,2020年快手因经营实际导致亏损79.5亿。

虽然没真亏千亿,但亏80亿也让快手的盈利能力再遭质疑。2019年,快手刚实现了10亿(经调整)利润。向外界传递出一个信号,以前的亏损/不赚钱都是暂时的,已经翻篇了。然而2020年财报一出,直接打脸。

不过这也不是快手自己的问题。做中视频的哔哩哔哩(BILI,以下简称B站)也没赚过钱。甚至颇有一种规模越做越大,钱越赔越多的趋势。2020年B站净亏30亿。如今股价也已腰斩,市值回落到260亿美元(约1680亿人民币)。

2021年,这届互联网公司还能行吗?

01

流量至上,变现为王

快手和B站,不管各家用户有怎样的鄙视链,在公司层面,其实干的都是一件事:积累流量,把流量变现。

积累流量

快手和B站积累流量的方式完全相反,一个是面向客户搞平均,一个是扶植头部UP主(uploader,指上传视频音频的人)。

快手的平均策略还有一个更高级的说法,叫普惠。也就是说,尽量保证上传的所有视频都能有分发流量。这就降低了对视频内容的质量要求,对普通人有极强的吸引力,毕竟随便发发也可能会获得关注。

当然你可能想,这种没什么门槛的视频谁会看?快手(包括某音)用事实告诉我们,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你不喜欢,总有别人喜欢。视频发的多,看的人就多,而有人看,就有更多的人发。快手的短视频社区就这么形成了良性生态。

经典社会摇

再说说B站,它最早就是面向宅男宅女的小众网站。大家用来追番,看动漫。这个网站的独特之处在于,看视频可以发弹幕,给死宅提供了一个发泄口,借此养成了一大批忠实粉丝。

后来开始有很多UP主涌入。起初比较知名的是一些玩游戏的。不过有了带头的,各行各业都开始进驻,关注的用户也越来越多。

从这个过程也能看出来,快手的生态靠的是量,而B站重的是质。B站用户准确的说都是粉丝。是UP主的粉丝,也是B站的粉丝。

所以玩B站的也不需要鄙视看快手的,这两种路径从根儿上就不同。其结果就导致,快手大而广,B站小而美。快手平均日活3.05亿,日均使用时长86分钟。而B站日活才6000万,日均82分钟。也就是说,全国每天都有3亿多人用快手,只有6000万人用B站。

摘自《快手招股书》

流量变现

快手和B站,流量的差距,直接体现在了业绩上。

从收入来源来看,早期的B站更像是一家披着视频外衣的游戏公司,游戏收入占比一度高达80%。最近两年,直播业务壮大,带动B站营收从2018年的41亿,涨到了2020年的120亿。

图片来源:信达证券

即便如此,B站的营收规模也就只有快手的1/5。2020年,快手实现营收587.76亿,其中直播收入为主(57%),广告业务为辅(37%),电商业务2018年刚起步(6%)。

不过严格来讲,快手和B站的收入,并不完全属于自己。直播业务要向主播分成。2020年,快手分成成本占营收32%,B站占37%。另外B站高质量的视频内容也不是白来的,还有约占营收15%的内容采购成本。

图片来源:快手2020年报(左)和平安证券(右)

这样综合下来,B站流量不高,营收规模没多大,但成本可不小。快手的毛利率可达40%,而B站还不到25%。

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B站一直在亏损。从历年数据来看,B站研发+管理费用就要花费营收20%以上,即便没有其他成本,也就勉强维持盈亏平衡。而在以流量为生的互联网企业,费用的大头是营销,2020年B站销售费用占营收29%。

相比之下,快手还算乐观,毕竟有40%的毛利。然而快手2020年销售费用率高达45%,再叠加各项经营成本,其结果,自然也赔钱。用一句话形容快手,就是赚的多,花的多,亏的也多。

02

疯抢人头,向下破圈

01

快手疯抢人头

其实快手是有选择的,只要控制销售费用,就有盈利的空间。2019年赚了10亿,也是因为销售费用率只有18%。但2020年为什么还要砸这么多钱搞营销呢?

年报解释,销售费用大涨,主要是拿去推广面向下沉市场的快手极速版了。看到这个名字,我脑中突然蹦出一句话:“刷视频就赚钱,快去下载快手/某音极速版”。没错,我已经被洗脑无数次了。

摘自《快手2020年年报》

而且快手还不只是打广告,还要给下载和刷视频的用户发钱。当然,某音也是这么干的。都下血本,就为了我那一个下载量,突然感觉这广告也没那么烦了(笑)。话说回来,用户都抢成了这样,其实透漏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:这个市场,已经没有多大空间了。

截至2020年,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有9.86亿,而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8.7亿。即便达到100%渗透,也就只剩下1.2亿的增长空间。所以对快手来讲,使尽浑身解数,就为了快速抢人头。

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长时间。说亏损是暂时的,也有道理。不过一旦销售费用放缓,证明市场基本见顶,成长也必然要放缓。

02

B站向下破圈

对于做中视频的B站,或许还没遇到短视频的瓶颈。只不过,按照现在的商业模式,B站扭亏基本没啥希望。单纯靠高质量的内容输出,粉丝积累慢,营收规模小,而且成本还高。

所以B站,急于向下破圈。

这就会造成一个新的问题,B站原有的氛围和向下破圈有天然冲突。最直接的证据就是,原住民疯狂吐槽视频、弹幕质量变差。

随便截了B站用户吐槽视频

B站的小而美,适合文青,但从公司的角度讲,必须要有新用户,再不赚钱就没有资本养着了。因此,破圈迫在眉睫,只是B站同时还要兼顾原住民的感情。

B站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发弹幕要考试。现在,这个考试B站还不敢直接取消,但又不能卡掉太多新用户,所以就开始降低答题难度。不过这样也就只有一半的月活用户能够通过。

在别人抢用户头破血头之际,B站这边还在挑挑拣拣,需要量又得重质。这种良苦用心,我倒是可以理解。只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。破圈之路注定不易。

03

快手B站,互为围城

??

快手和B站,其实走了两个极端。

B站就是一个小众明星,粉丝不多,要活不下去了。但迎合大众,可能又会失去原来的粉丝。两难之间,苦苦挣扎。

其实我倒觉得,B站在向下拓圈的同时,也可以考虑一下继续向高精尖方向发展。把面向小白的科普贴,升级一下,或许还可以开辟出知识付费业务。

快手一开始走的路子,就是市场无线下沉。虽然现在还在扩大亏损,但也不至于特别悲观。即便最终用户抢不过某音,现在也已经有B站5倍的流量在手。

不过,当流量的增长归于稳定后,下一步,就要比拼变现的业务能力。快手在直播如火如荼的2018年推出电商业务,也算是提前布局。但是下沉市场用户的消费能力偏弱。快手的产品主要都是非品牌的土特产、生活用品等。快手的老铁文化也会成为向上破圈的阻碍。

这么看起来,快手和B站,其实都生活在自己的围城。

 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星空财富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«    2021年8月    »
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
网站分类
最近发表
    标签列表

      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0

      奋达科技网